学术成果

  • bet36体育在线源码
  • bet36最新备用官网
  • bet36体育投
  • 修复中心
  • 学术交流
  • 学术成果
  • 文创产品
  • 典藏珍品
  • 学术成果

    略论永乐官窑瓷器工艺特征与成就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时间:2016年11月04日点击:

    江建新

    ?

    朱元璋第四子朱棣四十四岁时,推翻了侄儿建文帝,于公元1402年登基做了皇帝,改元永乐。朱棣在位二十三年,一生有许多建树,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位很有作为的封建帝王,永乐官窑在中国陶瓷史上也像他本人一样具有深远影响。洪武三十一年至建文四年的上半年,由于“靖难之役”,建文与燕藩朱棣集团的政治与军事对抗,建文帝当无暇顾及官窑的烧造。因此,在建文四年的时间里,明初官窑可能停烧。建文四年六月,朱棣攻克南京,建文帝自焚,朱棣登上皇位。由于《明史·成祖一》中有建文四年“诏:今年以洪武三十五年为纪,明年为永乐元年”记载1,印证明人王宗沐《江西大志·陶政志》中说:“洪武三十五年始开窑烧造,解京供用,有御厂一所、官窑二十座”,2说明洪武三十五年明御厂已开始为朱棣烧造瓷器了。1987年我所在明御厂西墙的沟道下发掘一书写“永乐元年”题记的釉里红盘口瓶3(图01)。因此,可以确证朱棣刚继大统,明御厂便开始烧造官窑瓷器了。

    明成祖朱棣在位期间,曾派遣郑和率领庞大舰队六下西洋,这一活动无疑对官窑产生重大影响,因为现今传存在伊朗与土尔其的许多精美永乐瓷器,便是这一时期烧造并由郑和的船队带往中东的。综观传世与出土遗物可知,永乐瓷器比它前朝,品种更为丰富,制品更为精美,取得的成绩与影响更大,以下从几方面略作介绍。

    一、青花瓷

    成书于洪武二十一年曹昭《格古要论》谓:“有青色及五色花者且谷甚”4可见洪武时人们视青花之类为俗物,到永乐时这一观念似乎彻底改变了,因为这一时期青花瓷产量巨增,其制品无论是胎釉还是彩饰均无以伦比,永乐青花之色调深蓝且有晕散,与元青花相似而与洪武青花不同,洪武青花呈色大多非暗即淡。经测试洪武与永乐青花所含钴锰铁比则是相近的,使用的当是同一种青料。从外观来看,典型元青花的“铁斑”比永乐青花斑块略大且醒目,而永乐青花色泽则比元青花浓丽鲜艳,晕散更明显。元青花中的纹饰题材非常丰富,其中的人物、花卉、动物等纹饰有鲜明的中国画意味。洪武青花则显单调,少见动物纹,不见有人物纹饰,而永乐时期的青花比洪武青花纹饰题材丰富。永乐青花纹饰一改洪武那种繁缛茂密的元青花遗风而更趋疏朗清丽。器物的主题纹样多以花卉和瑞果纹为主,花卉纹除继续沿用洪武纹样外,另增了剪秋罗、秋葵、月季、桂花和牵牛之类。瑞果纹始用于葡萄、荔枝、寿桃、柿子、甜瓜、樱桃、枇杷、银杏等。同时流行一种用六种或八种折枝花果纹为一组(图02),等距离地分布于器物内壁的所谓“散点式”装饰。这种装饰形式洪武不曾使用,元代与宋代瓷器上未见,但唐代金银器和铜镜上则较为常见5。因此,永乐时采用的“散点式”装饰,可能是受唐代工艺品影响,而将其装饰形式移植到瓷器上的。永乐首开青花装饰碗底先例,纹饰有龙、凤、菊和龟锦纹(图03),其龟锦纹当为唐金银器上的忍冬花结纹6(图04)。富有画意的花鸟纹、仙女纹、婴戏纹、胡人乐舞纹等均首见于永乐官窑。奇特的海兽纹亦为永乐时始用,宣德时才流行。作辅助纹及边饰的纹饰有:蕉叶、如意云、回纹、卷叶纹、海涛纹和莲瓣纹等;蕉叶纹叶片中茎多不渲染;回纹多环绕连续;海潮纹潮头与水波疏密对比鲜明,线条富于变化,显得极为酣畅和谐(图05)。比较特殊的是永乐又开始出现人物纹装饰瓷器,如青花仕女棋琴书画纹碗,该器是永乐青花纹饰中难得一见的人物纹样。永乐青花窝盘所绘青花庭院小景纹(图06),与元代赵孟頫《双松平远图》(图07)中的松树小景,构图颇相似。永乐青花岁寒三友纹大窝盘所绘松竹梅纹(图08),其竹叶的画法与元代倪瓒绘《竹枝图》(图09)中的竹叶一致;梅枝的画法与则元人画《墨梅图》(图10)构图相似。永乐青花纹饰比洪武时期精美丰富,有些青花构图形式成了后世的范板。虽然元代青花题材比永乐丰富,有藏传佛教文化、伊斯兰文化等文化因素,而永乐青花则传承了更多的中国画传统。永乐官窑对元代青花花纹有许多模仿,如:永乐绿彩灵枝竹叶纹器托,该器上的纹样与元代集宁路出土的夹衫上的刺绣灵芝竹叶纹一致,洪武永乐官窑都有继承。元青花开光纹样,洪武官窑有继承,永乐官窑在原来的基础上更为简化。元青花海水纹样,洪武官窑也有继承,永乐官窑青花所绘海水纹洪武青花更疏朗。总之,永乐官窑青花纹饰有许多直接模仿于元青花,而更多的则直接取材于中国画题材与技法。

    永乐青花瓷器型,大致有如下几类:碗盘靶盏类。碗以墩子式最常见,次为浅壁小足窝形式,另一尖底莲子碗为永乐独创。盘多折沿,或菱形口或圆口,一种敛口(又称罄口)式似为永乐独创。靶盏一反前代旧式,足柄变矮,口径增大,下腹收敛,内足薄釉;壶瓶缸类。壶有执壶,早期为盘口有盖,柄下端有三铆钉,形制承洪武遗制,后期多喇叭口无盖,柄端亦无系和铆钉,没有早期那种金属意味。另有梨形壶、扁壶和双耳扁壶,除梨形壶外均为创新之作;瓶有玉壶春瓶,从珠山出土官窑遗物看,早期制品圈足略高,腹较瘦长,造型接近元代瓶。后期颈细长、硕腹,胎较薄。(图11-1,11-2)小直颈双耳扁瓶,过去以为上下合模,现发现亦有采用前后模纵向贴结的。梅瓶,有两式,一为矮腹式,一为撇足式。罐有大小各式珠顶盖罐及所谓“将军罐”,将军罐型制特异,是一种介于盖罐与梅瓶之间的新颖造型。(图12)另有双耳三足大香炉(图13)、八棱烛台、梵文大杓、笔盒、带盖瓷豆、深腹平底洗、花浇和筒形器座(又称无档尊)等,均为永乐罕见的创新之作。

    二、釉里红、青花釉里红及酱彩器

    从传世品来看,洪武釉里红比青花多,而永乐时则釉里红比青花少得多,这似乎说明:永乐时釉里红器烧造量比青花少。从出土资料看,永乐釉里红似有早、晚期之分。如早期据“永乐元年”与“永乐肆年”铭釉里红标本来看,7色调还保留洪武时代红里泛灰的特点;而后期则色调纯正,如珠山出土的红釉地白龙纹靶盏,釉里红三鱼靶杯等色调均纯正艳丽。青化釉里红属永乐时代成功的名品,代表作有青花海水红兽或红海兽青花龙纹高足杯等。高温酱彩始见于永乐,如绿地酱彩龙纹小碗,该器外壁酱彩云龙纹留白处填以绿彩,这种集高、低温彩饰于一器的装饰方法,首见于永乐官窑。(图14)酱釉瓷,又称“紫金釉”,是一种以铁为着色剂的高温釉,氧化铁和氧化亚铁的总量高达5%以上,宋代北方窑口有烧造,以定窑最着名,景德镇窑明洪武官窑开始烧制,永乐官窑烧造的酱釉瓷质量最佳,而永乐官窑将高温酱彩与低绿彩的结合,是永乐官窑的创新。

    三、甜白瓷

    永乐帝似乎对白甜瓷甚为青睐,据《明太宗实录》永乐四年(1406年)十月丁末条纪:“回回结牙思进玉碗,上不受,命礼部赐钞遣还,谓尚书郑赐曰:朕朝夕所用中国瓷器,洁素莹然,甚适于心,不必此也,况此物今库亦有之。”8。也许是朱棣早年长居在北平的“故元大内”,受到蒙古人“国俗尚白”遗风的影响,在永乐官窑瓷器中有许多精美绝伦的甜白瓷器产品,这可能与朱棣个人的审美习惯有关。从出土与传世瓷器来看,这类白釉器有:白釉荷叶盖罐、甜白釉盘口长颈瓶、白釉三壶连通器、白釉浮雕莲瓣纹束腰三足座、白釉带盖豆、白釉单把罐、白釉双耳扁壶、白釉八方烛台、白釉军持、白釉鸡心扁瓶、白釉方流鸡心壶、白釉方流直颈执壶、甜白釉折肩深腹执壶、甜白釉四系矮壶、甜白釉锥花僧帽壶、甜白釉花口洗、甜白釉梅瓶、甜白釉素面双环珠顶盖皿、甜白釉爵、甜白釉锥花龙纹梨形壶、甜白瓷砖等。(15-1,15-2,15-3)永乐甜白器胎质细腻洁白,瓷釉温润柔和,显示出一种特殊的“玉”质感。永乐甜白始烧于永乐官窑,是在元代卵白瓷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元代卵白釉显乳浊状,而甜白则柔和洁白,瓷釉呈半木光,色泽温润,似棉白糖色,给人感觉棉甜,故称甜白,此名称似与当时白糖有关,甜白瓷胎料精细洁白,胎壁较薄,器型规整。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对永乐甜白瓷进行过物理测试,认为永乐甜白瓷特有的“光莹如玉”的质感,是因为“釉中含有多量的微细的残留石英颗粒和一定量的云母残骸而形成的”,其釉的组成,结构和外观既不同于元代,又不同于明代其他时期的白瓷,从而形成真正的“一代绝品”,9永乐甜白常见装饰有刻花或印花,纹饰为花果,花卉和龙,凤纹及藏文等。甜白瓷明代宣德、成化、弘治嘉靖及万历官窑均有烧制,清代康雍、乾也有仿制品,但较之永乐均稍逊一些。

    四、高温颜色釉瓷

    常见有红釉、翠青釉、影青釉、仿龙泉釉及黑釉瓷等,其中以红釉瓷成就最高。永乐红釉一改洪武器微泛黄的特点,红色调较为纯正,尤其是口足一圈白而肥润的“灯草边”使红釉更显深厚夺目。翠青釉为永乐时新创,其淡淡的湖绿色给人一种宁静恬淡之感,四系盖罐是这一品种代表之作。而永乐影青釉与仿龙泉釉瓷在继承传统技艺基础上,把这一品种的艺术效果发挥得淋漓尽致。永宣鲜红釉瓷,(图16)该产品始见于明永乐官窑,其色釉艳丽,红色鲜明匀调,釉层莹润透亮,如初凝鸡血,故称“鲜红”。该红釉改变了过去红釉中的红中泛黑或偏灰的色调,永乐鲜红烧制成功,对宣德以后红釉器生产有重大影响,宣德祭红(鲜红)是此基础上的发挥。红釉器又有宝石红、鸡红、积红等称,永、宣红釉瓷是明初制瓷技艺中值得一提的工艺成就,永宣红釉瓷器比较,永乐光泽度强,宣德光泽度弱,永乐釉薄而红鲜,宣德釉层厚发色深沉,(图17)口沿上自然形成的一道洁白的灯草边使其红釉器显得特别含蓄和温润,纯正的铜红釉烧制成功这是永乐官窑一大工艺成就。永乐官窑黑釉瓷。1984年,在明御厂珠山南门永乐地层出土一件黑釉四方盖盒,该器作子母口,盖顶微隆起,四角微下塌,造型大方饱满。盒与盖内均施黑釉,器棱角呈褐色,方框形浅足,足内无釉。1999年,在明御厂遗址珠山南门永乐地层,出土一黑釉双耳炉,该器折沿,鼓腹,双鱼形耳,三足。外壁通体施黑釉,釉呈亚木光,内壁涩胎,腹刻白文“永乐二十一年岁次癸卯……吉日喜舍湖坑大桥求……”从该铭内容与器形来看,当为祭祀用器。10(图18)2002年,在明御窑厂北麓出土有黑釉刻花鼎式双耳三足炉、(图19)黑釉靶盏、黑釉碗,以上三器均出土于明御厂永乐地层,当为永乐官窑烧造的黑釉器代表作。11

    五、低温釉瓷及釉上彩瓷

    无论是低温釉彩,还是釉上彩瓷,过去均不见有传世品,近年珠山明御厂永乐地层有发现。出土低温釉器有:锥花黄地绿龙纹梨形壶和锥花黄地绿龙小盘等,其黄、绿釉均为低温铅釉,从现有资料看,它应属明官窑最早的低温釉彩瓷。其工艺过程:在涩胎上按锥花纹样分别填以低温黄、绿铅釉,再经800℃左右温度烤烧而成。出土釉上彩器有:绿彩灵芝竹叶纹器托、白釉矾红凤纹直口碗、孔雀绿龙纹碗、金彩花卉纹碗、盘、钵及矾红地绿龙锥花小盘。前四者均为单色釉上彩,其中金彩是用黄金箔贴出,余皆为白釉上用彩料填绘纹样,再以700℃低温烤烧而成。永乐釉上彩瓷,过去未见实物传世,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在珠山明御厂遗址一带清理发掘,发现不少鲜为人知的永乐官窑釉上彩遗物,如永乐锥花红地绿龙纹盘,该器外壁锥刻云龙纹,经高温烧成后,在锥刻的纹饰线内填绿彩,隙地则填矾红。(图20)在锥刻纹上填色是永乐官窑的首创,它对宣德斗彩采用锥刻线上填色以及成化斗彩采用青花描线的廊填方法有重要启示。

    ?? 六、永乐外销瓷

    永乐帝一生五度亲征漠北,次数之多,出塞之远,自古以来帝王中唯朱棣一人。文治方面有《永乐大典》的编修,《四书五经大全》编撰等,而郑和出使西洋,其宝船之大,宝物之多,航行次数之多,也属“空前绝后”。从官窑瓷器上看,也能反映出永乐时代这种恢宏气势。如1995年在明御厂出土的永乐青花海水仙山双耳大香炉,直径达68多公分的青花大盘,高达78厘米的白釉双耳瓶等,这种型制硕大而又精制的器物,非常符合朱棣那个时代的社会历史风貌。?????

    朱棣夺位不久,于永乐元年便急不可待地向海外各国派出使臣。马彬受命出使爪哇、苏门答剌,西洋琐里等国。而同时外国使团也纷纷来到中国,永乐一朝先后有四个国家的国王泛海而来,而其中竟有三位国王不幸病故于中国。最值一提的是郑和下西洋壮举,郑和七下西洋,其中六次发生在永乐时代,均为朱棣直接干预的活动,朱棣本人在对外交往中推行的是“厚往薄来”的怀柔之策。当年郑和的宠大舰队虽早于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宝船也早已化为灰烬,但郑和宝船中运载销往中东地区的瓷器都留存至今。如以下一组瓷器,这类瓷器花纹和造型十分丰富,是郑和下西洋带往中东的瓷器:青花伊斯兰花纹双耳扁壶、青花折枝茶花纹双耳扁壶、青花海浪刻白龙纹扁壶、青花开光花果纹执壶、青花并蒂莲纹大盘、青花一束莲大盘、青花湖石鸡冠花纹大窝盘(日本根津美术馆收藏的一件鸡冠花纹大窝盘与御窑厂遗址出土物相同)、(图21-1,21-2)青花折枝花纹盖皿、青花伊斯兰花纹卧足碗、青花梵文大勺、青花筒状盘(又叫无挡尊)、釉里红梅竹纹笔盒、金彩花卉敛口钵、白釉环底双耳扁壶、白釉三足雕花器座、白釉八方烛台、白釉直颈短流把壶、白釉单把小罐、白釉双环钵、白釉三壶连通器,这些瓷器和伊斯兰文化有密切关系,有的花纹源于伊斯兰陶瓷,有的造型源于伊斯兰金属器,充满了伊斯兰文化风情(22)

    七、永乐官窑的主要成就与影响

    1、从永乐官窑烧造的厚薄得当、器型规整的圆、琢器,尤其是其中形制特异的仿伊斯兰金属器皿造型的瓷器来看,其时的官窑工匠具有高超的成型能力。这种能力几乎给人留下这样印象;永乐时代轻彩饰而重造型,它展示出的造型美,以后的历代官窑似乎均未能重现。

    2、永乐官窑瓷器首先采用的在盏心刻印篆文“永乐年制”和在碗足底绘青花纹饰的装饰,开启了宣德官窑器底书写年款的先诃,并被明、清两代官窑继承。

    3、永乐官窑创烧的一种呈色鲜艳、质感浑厚,有一道所谓“灯草边”的祭红器,一直成为历代官窑追仿的样板。

    4、永乐甜白是当时的所谓“一代绝品”。由于明代永乐优质白瓷的出现,使中国釉上彩瓷有了一个飞跃式发展,白瓷不仅是一种独立的产品,也是当时综合装饰中最常见的一种基础性的瓷器品种。毫无疑问,中国的白瓷制作技术在明代永乐时期已达到了顶峰。

    5、永乐官窑始用铅作溶剂而烧制的低温黄、绿釉瓷及各种各样的釉上彩瓷,开创了彩瓷新天地,标志着中国低温釉彩和釉上彩技术已日趋成熟,为宣德官窑创烧成熟釉上彩瓷(斗彩)奠定了工艺基础。

    6、从永乐官窑烧制的大量伊斯兰造型和花纹的瓷器,以及汲取唐代工艺品上纹样而彩饰的青花瓷器来看,永乐官窑擅于吸收外来优秀文化和继承中国传统文化,并对宣德官窑产生深刻影响。

    ?

    ?

    注释:

    1清张廷玉《明史》,中华书局排印本,页75。

    2明万历二十五年王宗沐《江西大志陶书》卷七《陶书》。

    3《景德镇出土陶瓷》,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1992年,页208.

    4明·曹昭《格古要论》卷之七“古饶器”条,《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子部一七七杂家类,总第八十一册,而200。

    5韩伟编着《海内外唐代金银器萃编》三秦出版社1989年,器物线图页50。又,1990年九江县大村南唐保大十二年(954年)周一娘墓出土簇花卉镜。《九江出土铜镜》文物出版社,1993年,版图66。

    6详注28团花、忍冬花结(二十八)。

    73

    8《明太宗实录》,台北中央研究院校印本。

    9李家治,从陈士萍《景德镇永乐白瓷的研究》、《景德镇陶瓷学院学报》1991年(十二卷)第一期,页27。

    10赵月汀主编《皇帝的瓷器》永乐卷,中国出版集团,2010年版,图24。

    11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bet36体育在线源码_bet36最新备用官网_bet36体育投《景德镇出土明代御窑瓷器》,图31、32、33。

    12汪莹《日本根津美术馆的中国文物》,《紫禁城》、2015年245期,页147。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瓷都“龙珠阁”遗址开始发掘清理